沉迷于

阿松元骑绿蓝开宝惊悚乐园

官方:咕咕咕

我心想我起这么早码两小时的字没网也没保存重新发送点成删除到底是为了什么

分解武器回来走廊上全是小雪人(都是从地牢外边蹦出来的,大概是bug)
但是好可爱哇www

通关了
魅影用得好爽

刺客,游侠

    "呐,刺客。"
    游侠躲在一排箱子后面,粗喘着气,等待着护甲回复。眼上挂着黑眼圈,血量即将见底,他心爱的斗篷也被划了好几道口子,看上去倒像人们想象中隐居的世外高人,但他衣服上沾染的血迹破坏了这种感觉。他只是一个为了他人而拿起武器的战士。要说他们与普通人有什么区别,那就是习惯了死亡,习惯了身边的人一个一个离去,淡然面对一切了。不过,这不i代表没有重要的人,没有感情的嗜血怪物。
    一旁被叫到的那个青年不知是否听到了,未作回应,而继续向眼前的骷髅兵挥起长刀。他左臂上扎了绷带,虽然因经过打斗变得脏兮兮的,但那只打得可以说是可爱的蝴蝶结一看就是就是出自同伴之手,也许包含了小小玩笑或别的什么意味。当刺客抬起手臂,仔细看可以发现黑色的衣料早已被血液浸透,现出一片血液凝固的黑褐色,显然他并不比游侠好到哪里去。
    "要是......."
    "要是我没能......"
    "想什么呢。"带着点冷淡的声音响起,打断了游侠的话。
    "唔......"游侠看样子还想说下去,但为刺客止住了话语。游侠是很信任刺客的,从一开始对他的礼貌中透露着疏离产生莫名的好感到无条件相信他,两人经历了无数的战争和死亡,而在身边陪伴的依旧是对方。其实,双方都认为对方是可靠的同伴,和.......只是刺客不善于表露,游侠把这当成奇怪的感情来开玩笑罢了。
    "傻子,别忘了我们为什么在这里。骑士还他们在等我们的好消息。"刺客将长刀从敌人的尸体上抽出,在血花四溅的功夫转头看了游侠一眼。毛茸茸的脑袋靠在箱子上,半眯着眼睛休息,有点像在卖萌。也不顾身处何地,就这么相信我吗。刺客注意到自己上挑的嘴角,急忙装作平静。继续说了下去。
    "你不会死,我也不会。我们会带着魔法石回去。"他的语调故意延长了一些,冷静的声音摆脱了沙哑,像吟游诗人在讲述一个古老的故事。
    "赶紧起来.......有人在等着你。"句间,他犹豫了一下,又说出口。他再一次挥刀,用还酸麻着的双臂。
    自身速度明显比一开始慢了很多。刺客皱了皱眉,又恢复到平时的样子。如果下一层还是没法回复血量,就算身手再好,凭他和游侠这小护甲和疲惫不堪的身体......先解决现在的再说。
    我动摇了吗?一片刀光血影中,刺客想到。不,我会跟游侠平安回去,带着魔法石,带着和平。金色的眸子亮了亮,坚定了信念。
    游侠用力撑着箱子想起来,但腿抖得不成样子。他只得再喘了片刻,闭上一只眼睛去看在和敌人厮杀的红黑色身影。
   他突然想起某日因为他做过的英雄事和家世而来讨好的官员,轻轻地笑了一下。比起奉承他更喜欢直来直去的性格,比如刺客他。刺客好像永远都这么理智,这么冷漠,只在亲近的人面前表现不同的一面。他其实也很孩子气,也会开玩笑,也喜欢恶作剧。
    "嘿咻__!"
    游侠站了起来,挺直了腰板,身体不再摇晃。
    "说的对,"他揉了揉手指:"有人在等着我。"
     "你跟我在一起时一句话超过了十个字喔~"
    他笑嘻嘻地着望向刺客,提起了自己的那把狙击枪。
    狙击枪的枪管是纯净的蓝色。像战争之前的天空。
    这才是游侠。他在心里一字字默念道。
    枪口指向敌人,子弹如同极光划破黎明。
    "一起来干翻小怪兽吧!"
    刺客无奈地看向那个总是蠢兮兮笑着的人。
    "我掩护你。"

_end_
我:刺游,粮少,不高兴

通关了
极光用的好爽

又是我!我闲的去抽了把结果更纠结了!